这家国资房企突发退市!此前股价暴涨了52.29%

时间:2021-07-16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

(来源|凤凰网风财讯 作者| 陈文莉 王婷婷)

首创置业(HK02868)正在成为今年第一家从联交所主板退市的国资房企。

7月9日晚间,首创置业发布公告,正式宣布将进行私有化退市。

风财讯不完全统计的,2019-2020年港股私有化意向企业的45家企业(含进行中、已完成、已失败)。

这其中,不乏中国粮油控股、中外运航运、华能新能源等央企国企,也不乏复地集团、会德丰、新世界中国这样的房地产企业。

伴随退市,这些港股公司,有的被收入集团“逐渐隐形”、有的在持续重整中“不务正业”。

首创置业,是今年目前唯一拟退市私有化的国营房企。无数退市港股的“前车之鉴”,让首创置业的未来,成为一个有趣的猜想话题。

再反观“退市私有化”这件事本身,投资者获得多少利弊?首创集团影响几何?首创置业身后,如影随形的神秘自然人股东们是谁?

一个个问题背后,也充满玄机。

溢价62.79%私有化 散户却称“被韭菜”了?

首创置业私有化的原因被归结为:

一,国内房地产大环境趋紧,行业和公司的业绩表现均不佳;

二,私有化后公司可以背靠首创集团,获得更强的信用资质;

三,上市平台在股权融资方面,几乎丧失优势,首创集团却还要花费高昂的维持成本;

四,H股和非H股的股东,都有机会让持股价值变现。

首创置业私有化退市将支付近53亿元的现金,价格约2.80港元/股,较近期股价大约溢价62.79%。

不过,H股的有些小散们却称“被割韭菜”了。

风财讯注意到,私有化之前,首创置业的股价长期徘徊在1港元/股左右、成交量在千万级别。

在6月25日,首创置业股价却暴涨了52.29%,成交量突破2亿。

并且在公告的前几天,公司的股价都在持续上涨,至停牌前涨到了1.72港元/股。

成交量与股价双重异动,往往被认为是“内幕信息交易”的特征,意味着可能有机构买家在抄底,滞后的投资者可能摊薄收益。

消息面上也很诡异,在6月盛传“首创置业可能私有化退市”的时候,总有另一个消息出来对冲,即“首创置业和首创钜大之间转让奥特莱斯项目”,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普通投资者对其退市的预期。

退市私有化 大股东首创集团“解套”

对于首创集团来说,不论有无内幕交易,私有化退市都是一个很好的“解套”机会。

首先,风财讯粗统发现,2003年上市以来,首创置业仅进行了三次配股,最近的一次是2020年1月22日通过供股,向首创集团等内地股东融资约13亿元。

而据东方财富显示,首创集团等持有的内资股,依旧是没有流通性的,持股价值偏低,如果退市,这部分价值就盘活了。

第二,首创置业向大股东首创集团的输血能力,逐渐衰弱,非控股股东权益却不断提升。

财报显示,首创置业2019年及2020年营业收入较2018年分别下降10.6%及8.6%;2020年的净利润同比下滑47.4%,利润率大降了10%(至8.8%),创下10年来的最低点。

然而2018年-2020年,首创置业的非控股股东权益从90.85亿元增至182.52亿元。非控股股东分走的利润,从20.21%增至23.89%。

反观大股东首创集团,2020年归母净利润出现了近4年的首次下滑,同比缩水27.90%(至18.50亿元),净利率7.73%也同比下降约3个百分点,而这还是在公司2020年营收527.01亿元,同比增长11.05%的情况下。

2021年一季度,首次集团的归母净利润甚至亏损了1.71亿元,同比大跌279.90%;负债则增加到了3152.56亿元。

并且首创集团自己,近年也有点“水逆”。

例如今年6月,首创集团陷入与上海电气的“83亿应收款爆雷事件”,被质疑“融资性贸易”、第三方资金输送,被告至法庭。

7月6日,北京市纪委监委消息,首创集团原党委书记、董事长李爱庆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第三,合联营公司频繁得到首创置业的担保与借款。

比如,首创置业为北京悦创的借款,向招商银行签订了4.9亿元的担保书;

比如,首创置业为北京金谷创信置业10亿元的借款提供3.3亿元担保。

为合资企业提供担保的增多,一定程度上,首创置业大股东的权益是受到影响的,且间接风险增大。

同系合并传闻起 退市后首创置业会怎样?

首创集团的“水逆”是否成为加速首创置业退市私有化的因素,并未明确,但确定的是,首创置业回归是利大于弊。

风财讯注意到,有传闻称,退市后,首创置业或和首创经中合并。

这是首创集团地产板块中的两家公司,不同于为了私有化进程成立的“首创城市发展公司”。因此这被视为首创集团内部重整的一个信号。

这也给首创置业退市后的场景,带来想象。

首先风财讯参考了近年港股上市涉房企业私有化后的情况,可谓表现不一。

比如,万达商业私有化之后,因债务危机,出售大量资产,至今未能回归A股,甚至一度出现收购传闻。

复地集团退市后,被装进了豫园股份(SH600655),这是一个“杂货铺”,囊括黄金、餐饮、商业、文化、矿产等不相关多元业务。

豫园股份从来不将“地产”作为主业,在地产层面从来都讲产城融合,所以“复地”不仅换骨成为“产发平台”,也在整个复星体系中,越来越边缘化。

首创置业退市私有化后,面临角色淡化(甚至丧失角色)、组织人事架构重组、资源自主权降低、发展空间受限的可能性。

但回归首创集团的大系统,对首创置业本身的业务,也有利好。

本来首创置业在资本市场一直向好的评级、较低融资利率,更多依靠于集团的背书。

例如,中诚信和联合资信对首创置业保持“AAA”评级,给出的一个理由就是大股东保障。

风财讯发现,就连这次私有化退市,H股股东的52.9亿元现金,都是由首创华星(首创集团全资子公司)代为支付。

如果资金支持不变,首创置业苦苦追逐不得的“千亿目标”,依然可期,虽然它到时可能已换了一个面目。

神秘自然人股东再现 “共同进退”值得玩味

首创置业,可能在退市私有化中“改头换面”,但它背后的几个隐秘的自然人股东,却始终如影随意。

在首创置业的股东持股结构中,北京融通正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“融通正和”)通过中国物产和亿华间接持有首创置业约3.28%的股权。

根据公告信息,融通正和由吴海涛(18.50%)、孔令国(18.36%)、桂胜春(18.32%)、王光钰(17.66%)、赵荣海(14.69%)及翁焕文(12.47%),6位自然人共同持有。

这几个人,早在2021年初,首创集团旗下首创阳光的股权挂牌转让中,就已经出现。

当时,吴海涛、孔令国、桂胜春、王光钰、翁焕文、杨森泉、王群,7位自然人通过北京嘉铭盈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、北京青创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、北京瑞博置业有限公司合计持有首创阳光53.51%的股权,首创集团持有约46.49%的股权。

而其中,吴海涛、孔令国、桂胜春、王光钰、翁焕文这几位自然人在2015年,首创集团和阳光股份的重组中,就已经出现在股东名单中。

这批自然人入股时,29.12%股权的对应价在9.82亿元,当2019年京基集团收购相同股权时,价格已经是14.41亿元,四年间溢价超过45%。

随后,自然人股东们和首创集团一起套现离场,这一份“共同进退”值得玩味。

风财讯注意到,桂胜春是北京首创阳光房地产的老员工,曾任华远地产高管;孔令国曾任首创置业青岛分公司董事长;翁焕文是北京海利房地产的法定代表人,其曾和万科等5家公司倍视为行业最早的城市运营商;王光钰曾任首创京郊郊置业的总经理;吴海涛则是北京首创阳光房地产的法定代表人。

他们都和首创系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但他们究竟和首创集团是怎样的关系,尚且是谜。

只不过此前有媒体报道,2015年启动的北京市首轮巡视中,首创集团被发现存在与民营企业利益输送等问题。